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哈利波特

第413章 不想写标题

重生哈利波特 洛北 5282 2020-11-21 18:25

  

  火车哐啷哐啷地往前开,把哈利他们带到了空旷的乡村。

今天是古怪的、变幻无常的一天。一会儿车厢里洒满阳光,一会儿又是天色阴沉,乌云密布。

卢娜挑起话题:“看看我生日得到了什么礼物。”

她一只手伸进书包翻找了一会儿,掏出一样东西,像是一棵栽在盆里的灰色小仙人掌,但上面不是长满了刺,而是布满一个个节疤的东西。

那东西仿佛有生命,它在微微地跳动,看上去像一个刚从人身体里摘出的内脏器官,让人感到不适。

“米布米宝。”她得意地炫耀道。

张秋和赫敏像是看到了很恐怖的东西,本来就坐在对面的她们立刻向长椅一边移去,唯恐沾染上什么令人无法接受的东西。

卢娜满脸放光地说道:“看来你们认识啊,这是非常、非常希罕的植物,我询问斯普劳特教授,她说霍格沃茨的温室里都没有呢。”

哈利深吸一口气,虽然卢娜虽然正常了,但她的心理还是有些异于常人。

哈利低喝道:“卢娜,立刻把这玩意收起来。”

“别嘛,我还想培育它呢。”卢娜低着头摆弄起来:“书上说它的防御机制很厉害,我给你们看看。”

卢娜把名叫米布米宝的怪异植物拿到哈利面前,一只手拿着小木棍,找准一个地方,用一端使劲捅了一下那棵植物。

“呲,呲……”

刹那间,这棵植物缩了起来,然后猛地膨胀,每一个节疤都成了一道小口,从中喷出了汁液。

那是一股股黏糊糊、臭烘烘的墨绿色汁液。

几乎是汁液出现一瞬间,一股令人呕吐的腥臭味就充斥包厢,这股味道估计是巨龙都忍受不了。

还好哈利早有预料,他手掌一挥,还没来得及喷溅到车厢的天花板上,玻璃窗户上,众人身上的墨汁就被收拢了起来,和米布米宝压缩成一个球。

然后被哈利抛出窗户。

赫敏吹着窗外的风,使劲呼吸着新鲜空气,说道:“窗户暂时就别关了。”

哈利说道:“这东西就算我弄坏了,日后我会再赔你一种更稀有的植物。”

卢娜也颇不好意思?她小声的说道:“我没想到幼苗就有这么大的威力?我还是第一次研究呢,还好你在?不然这味道一旦沾染到身上就不好清除了。”

然后又古灵精怪的说道:“日后是什么时候?”

哈利翻了个白眼:“日后就是日后。”

“你可别忘了。”卢娜提醒道?她貌似心情很好,看来很期待土豪哈利会赔偿她什么样的植物。

这个时候?他们包厢的门被拉开了。

门外站着纳威和帕瓦蒂,他们戴着格兰芬多级长徽章。

纳威脸上神采飞扬?任谁都能看出他心情有多开心?他的腰挺得很直。

在上火车后,检查人数这是级长的工作,还能先让所有学生认识一下五年级的级长是谁。

纳威告诉哈利:“哈利,斯莱特林的级长是马尔福和潘西?赫奇帕奇的是厄尼·麦克米兰和汉娜·艾博?拉文克劳的是安东尼·戈德斯坦和帕德玛·佩蒂尔。”

哈利无所谓的点点头,反正谁当级长都和他无关。

帕瓦蒂在门口一直望着赫敏,刻意的把胸前的徽章露的很明显,她打算着只要赫敏注意到她,她就露出得意加不屑加嘲讽的表情?然后哼一声转身走人,但可惜赫敏从始至终就趴在床边?留给帕瓦蒂一个背影。

等到门关上了,走道传来气恼的跺脚声。

“帕瓦蒂?你怎么了,脚崴到了吗?”纳威担忧的问道。

“没?没什么……”

……

在享受食物方面?哈利非常挑剔。

因为值得他在意的东西已经很少了?吃饭算是一样,因此在火车上到了饭点时,不论是早餐,还是午餐,哈利都不知道从哪一家世界级餐厅带回一桌绝对称得上奢华的食物。

阿斯托利亚,张秋赫敏她们早已习惯了哈利带着她们满世界品尝美食,卢娜却很少有这样的机会,每一盘精美的食物,色香味都无与伦比,如果不是廉耻心,卢娜觉得自己恨不得一口把所有美食吃完。

火车继续向北行进,天气还是变幻不定。雨点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着车窗,然后太阳懒洋洋地探出脸来。这种天气是很惹人讨厌的。

不过很快云层飘过,又把太阳遮住了,不久夜幕降临,车厢里的灯亮了,窗外一片漆黑,偶尔经过村落,城市时,灯光飞驰而过。

这列火车每一个窗口,都有人正将额头贴在车窗上,兴奋的望着冰冷的雨夜,但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而且被雨水打湿的车窗上脏兮兮的,可他们却好像看穿了黑暗,看到了隐匿在山后的霍格沃茨。

卢娜合上《唱唱反调》,推了推还不太习惯的眼镜,把杂志小心地放进书包,然后转过脸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包厢里的每个人,最后集中到哈利脸上。

哈利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其实一直很清醒。他左手环抱着阿斯托利亚的肩膀,右手伸出食指在她滑嫩的脸蛋上画着圈,阿斯托利亚也是紧闭着眼睛,一边发出无意义的“嗯哼”声,一边转动着脑袋,让哈利的手改变位置,两人好像很默契的在玩捉迷藏游戏。

然后,阿斯托利亚“捉到”了哈利,哈利的手指落在了阿斯托利亚的嘴唇上。

阿斯托利亚长长的睫毛抖动,嘴唇翘起,十分得意,然后一口咬住了哈利的手指。

两排整齐洁白的贝齿磨来磨去,但并不舍得使力。

哈利手指在阿斯托利亚口中打转,挑弄着她的小舌。

“哥哥……”阿斯托利亚脸上出现嫣红,她现在不敢张嘴把哈利的手拿开,因为这一会时间,她的口中便已积蓄了大量的口水,好像一会就要顺着手指旁的缝隙流出来。

阿斯托利亚只好按住哈利作坏的手,不让他乱动,然后咽下一大口口水,像是在吃巧乐兹一般又把哈利湿润的手指舔干净。

“你真坏,口水都要流到衣服上了。”阿斯托利亚羞恼的说道,把哈利的手掌推到一边。

卢娜看着这一幕,脸突然红了。

哈利转头看着卢娜,微笑道:“你一直看我干什么?”

卢娜说道:“我要换校服了,你不许偷看。”

“请便。”哈利他们上火车前就已穿好校服了,自然不需要更换长袍。

卢娜站起来,从一个行李箱中取出拉文克劳的校服。

说是换衣服,其实只是把上衣的外套脱掉,然后套上长长的,到脚的魔法袍。

不得不说,美少女伸展手臂,在白色毛衣包裹下起伏的山峦真的有一种诱人的美。

卢娜穿好长袍后,就看到哈利一脸微笑的望着她。

她哪还能不知道哈利一直在盯着她看,忍不住有些气结,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总有一种隐私暴露的感觉。

“哈利,你不是说不会偷看吗?”卢娜说道。

“我当然没有偷看,偷偷地看才是偷看。”哈利辩解道。

……

终于,火车慢慢地减速了,火车上一片纷乱嘈杂,还有很多脚步在地面轻跺产生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在忙着把行李和宠物归拢在一起,准备下车。

小可爱从张秋怀中蹦到包厢的桌子上,前腿伸直使劲向下压,伸了个懒腰,然后跃到哈利腿上。

张秋忍不住想笑,小可爱的记忆真差,明明早上还说再也不理哈利了,这刚一醒,就下意识的去找哈利了。

“我来抱着克鲁克山。”张秋对赫敏说,伸手接住了比小可爱大很多的克鲁克山。

张秋已经不再使用猫头鹰,只有赫敏需要和她的父母联络,还提着猫头鹰笼子。

“我们出去吧。”哈利说道。

他们五人率先走出包厢,身后是慢[]慢汇聚的人流。

下了火车,夜晚的冰冷空气吹在脸上,身后很多人都打了个哆嗦,说道:“好冷啊。”

通向湖畔的小路两旁那一棵棵松树的清香在细雨小风得刮吹下,飘散到了火车站台,让人闻之,心胸舒畅。

哈利看着亮起灯光的霍格沃茨学校,脸上情不自禁出现轻松的笑容:“又要开始浪了,有什么好玩的吗?”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