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

第六十一章 离开清平县

  

  等到叶枫和张胖子回到客栈之中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唐大他们都早已离开客栈,留下书信给叶枫说是带着重伤的毒蛇前往邻县寻找程姑娘医治去了。

蜀中唐门的人一走,偌大的客栈顿时显得有些冷冷清清起来。

张胖子手握着唐大的书信,对叶枫说道:“唐大少让我们明日也赶去邻县相会,再商议今后之事。”

叶枫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置可否。

张胖子看了他一眼,又问道:“明日我们就过去见唐大和程姑娘他们,好吧?”

叶枫依旧没有说话。

张胖子有些焦急了,不耐烦的说道:“去还是不去,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啊!”

叶枫看着张胖子,他并非不想前去,此间事情已了,原本也应该离开了,只是自从明文兰为救自己而惨死在明老爷子手上之后,自己心中总是感觉有愧,这个时候死在是有些难以面对程姑娘。

他盯着张胖子看了半晌,才开口说道:“怎么,你不等你的钉子叔了?”

提到钉子叔,张胖子的神情不由得一黯,当日夜里钉子叔和自己分头从明老爷子的面前逃走,自己侥幸脱身,而钉子叔至今还没有回来。

虽然张胖子并不知道钉子叔为了掩护他逃走,做出了牺牲,已经惨死在了明老爷子手里,可是这么几日了还不见他回来,心中早有预感,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只不过只要还没见着钉子叔的尸首,心头总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

他淡淡一笑,故作轻松的说道:“不等了,钉子叔到现在还没回来,想必是遇见了什么阻碍,耽搁了。以他的精明,回来之后自然会来找我们的。”

叶枫点了点头。

看着眼前的义兄,叶枫感到这一次的重逢,在张胖子的身上也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从前的张胖子,与自己从小玩到大,彼此之间无比的熟悉,毫无秘密可言,是那样的坦诚相见。

然而在秦皇陵之中,他才发现,不光是张胖子,连同解祯亮,自己的这两位亲如手足的义兄,竟然全都是皇上安排在自己身边多年的人,各自担负着不同的使命。

那时候他感觉这两位无比熟悉的义兄,竟然变得那样的陌生,似乎根本从未真正认清过他们。

然而后来,张胖子和解祯亮在诏狱之中,受尽酷刑,遍体鳞伤却咬定了牙关,没有对叶枫的下落吐露出半个字来,这令叶枫感觉到有些意外。

到如今,张胖子越狱成了逃犯,又回到了自己身边的时候,叶枫感觉到他身上,像是比之前成熟了不少,虽然再也不似以前那样无拘无束了,却比之前更加值得信任。

毕竟,如今自己的身边,除了唐大之外,可以信赖的人只有他了。

当然,还有程姑娘。

在自己失踪的这段日子里,外面纷纷传言叶枫已经死了,然而程姑娘却始终不相信,一个人在江湖飘零,只为了寻找他的消息。

这一份真情,怎能令叶枫不动容?

然而,随着自己身边的好朋友一个一个离开自己,落得悲惨的下场,叶枫心中隐约觉得,在自己的身后一直笼罩着一张看不见的大网,自己根本无力挣扎。

他甚至开始怀疑,是自己给这些个真心帮助自己的朋友们带来了噩运,带来了不幸。

这种时候,程姑娘在自己的身边岂不是会更加的危险?

更何况如今连明文兰竟然也遭遇了不幸,这种情况下,他实在是有些难以面对程姑娘,难以抑制住自己心中对她的关切和担心。

可是该来的始终要来,要见的终归要见,一味地逃避也是逃不掉的。

叶枫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明日我们便出发。”

这一夜,两人各自回房安歇,却都心事重重,难以入眠。

比及天明,他们收拾好行装准备上路之时,清平县令周得麟周大人,已经在门前等候了。

周大人身着一身便装,看到叶枫与张胖子出来,连忙上前施礼。

看他一脸的轻松,叶枫料想

他已经解开了昨夜心中的郁结,微笑着问道:“周大人神情轻松,料想事情已经办好了?”

周大人点头说道:“正是。今日一早我便已经将何老太一案以自尽结案,将她的一对儿女和小铁匠全都无罪开释,如今城中大街小巷全都在传言此事,都在为他三人额手相庆,纷纷叫好呢!”

叶枫颔首道:“他三人都是难得的好人,原本就是无辜,如此结案,自然是最好的。”

他又问道:“周老夫人那边,一切可还顺利?”

周大人满脸的喜悦之色,说道:“母亲那边我一早就去禀明了,她老人家听说何老太死后,留下一对儿女孤苦无依,念在当年何老太曾为母亲接生,对周家总算有恩,动了恻隐之心,当即同意将其一堆子女都收为义子义女。”

“我又依照昨夜之言安排何老太之子进入县衙为文书小吏,让其女与小铁匠不日成婚,他们今后生活都有了着落,这件事总算是有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叶枫注意到他称呼周老夫人为母亲,看起来他已经找准了自己的位置,不由得暗自点头。

周大人对着叶枫深深一揖到地说道:“一切都要多谢叶兄昨夜的话,为周某指点了迷津,如醍醐灌顶,令周某豁然开朗。”

叶枫赶紧还礼笑道:“昨夜在下不过给周大人讲了一个故事而已,一切还是全凭周大人英明神武,才能令无辜者沉冤得雪,让百姓安居乐业,在下如何敢贪功?”

张胖子在一旁撇了撇嘴说道:“这还是我劝说我义弟来帮忙的,怎么,我就没有功劳了?”

周大人赶紧又施了一礼说道:“张世兄自然也功不可没,周某自然铭感于心,不敢忘怀。”

张胖子笑道:“其实是我应该感谢你周兄才是,居然敢冒险收留我这么一个逃犯,如今事了,我们要走了,周兄是不是也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啊?”

周大人连忙说道:“哪里哪里,叶兄与张世兄帮助解决此案,也救了周某,真是恩重如山,周某心中只有感激,岂敢有别的什么想法?今后二位但凡有用得着周某的地方,只管吩咐,周某定当照办无有不从,还请二位切莫嫌弃。”

临行之际,他又拉着张胖子的手低声说道:“前阵子在城里暗中跟踪张世兄的人,这几日忽然不见了踪迹。不过锦衣卫的密探遍布天下,耳目众多,张世兄今后还是要千万小心。”

一番客套寒暄之后,叶枫和张胖子跨上骏马,准备离去了。

周大人站在客栈门前,一直目送着马上的二人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他心中暗暗赞叹道,这叶枫被称为天下第一聪明之人,果然名不虚传,只是看起来这人身上惹上的麻烦恐怕还不少,今后也不知能不能有缘再度相见了?

叶枫和张胖子策马信步,一路走出了清平县城。

在走出的城门的时候,张胖子忽然回过头,向城楼上看去。

叶枫问道:“怎么,舍不得离开?”

张胖子没回答,只是朝着城楼上面努了努嘴。

叶枫抬头一看,在城楼之上,有一个身穿长袍,书生打扮的二十上下的年轻人,站在那里双眼直勾勾的望着两人。

看见叶枫望过来,那青年抬手挥了挥,似乎在与他们作别。

张胖子忍不住问道:“这人是谁,你认识吗?竟还专程跑来为我们送别?”

叶枫摇了摇头,他并不认得此人。

可是一转念,他开口说道:“也许我能猜到他是谁。”

张胖子不禁大奇,问道:“那你猜猜他是何人?”

叶枫淡淡一笑:“如果我猜得没错,他应该就是何老太的儿子。”

张胖子愣了一下,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你是说他就是那个从小被换掉了的,原本应该是周家儿子的那个?”

叶枫点点头。

张胖子怔了一下,问道:“他与我们素不相识,怎么会专程赶来送别?”

素不相识?

叶枫笑了笑,忽然顾左右而言他的问道:“之前在何老太家里,你也曾经看过他留在桌上

写下的文章,你觉得如何?”

张胖子默想了片刻,回答道:“字迹粗糙,文笔不佳,乏善可陈,实在是不怎么样。”

叶枫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确实是不怎么样。不过有一点你可别忘记了,他可是一个从两年之前才开始读书识字的人,你再好好想想,他的文章内容究竟如何?”

张胖子依言又仔细回想了一遍,不觉有些惊异,说道:“虽然他的文章非常的粗劣,毫无文采可言,不过内容却颇有些独到的见解,倒也并非一无是处。”

叶枫笑笑道:“你看这文章像是一个刚读了两年书,初识文字的人所写的吗?”

张胖子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像,实在是不像,除非他是个天才。莫非这文章是他从别处抄来的?”

叶枫笑道:“这样文采的文章,从何处抄来?又有何用?依我看来,这文章断然便是他自己所作。”

张胖子讶然道:“莫非他还真是个天才?”

叶枫喟叹道:“虽然说不上天才,不过我相信他的确是聪慧过人,颇有天赋的,只可惜,命运弄人,当年何老太的一念之差,改变了他的一生。”

张胖子也不禁为这阴差阳错,而替他扼腕叹息。

叶枫又问道:“你觉得,像他这么一个聪明的人,对于这些年的遭遇,对于母亲对他的态度,会毫无所觉,没有一点疑心吗?”

张胖子闻言面色一变:“你是说,这小子早就知道这事的原委了?这不太可能吧?”

叶枫沉声说道:“何老太对于这个儿子的前后态度判若两人,连左邻右舍都感觉奇怪,他如此聪明,难道就全无一点疑心?你我二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竟然也能够查访到那么多的蛛丝马迹,从而推断出事实的真相。你认为从小在这里长大的他就查访不出来?”

张胖子哑口无言,可是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果他早知事实真相,为何会毫无反应?大家都夸他是个极为孝顺的孩子,他若是真的知道何老太并非生母,又如此对不起他,岂能还这样孝顺的侍奉左右?”

叶枫摇头叹道:“这才是我最为佩服他的地方,如果他真的早就知道了事实真相,却还是如此孝顺的话,就只能是因为他念及何老太纵然有再多的过错,毕竟也从小把他养育成人,这抚养之恩难以报答,他是真把自己当做何老太的亲儿子了。”

“再说,此事纵然揭破,却也年深日久,毫无证据,又有谁人会相信?他从小在这个家中长大,这个家虽然贫困,生活虽然苦,却是他心中唯一的归宿,是他唯一的寄托。此事一旦揭开,这个家便再难保全,不仅是罪孽深重的何老太,连同他那无辜的妹妹今后只怕也难有颜面见人,他又于心何忍?”

“只是没想到,这件事会风云突变,妹妹意欲与小铁匠私奔,何老太忽然自尽身亡,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毁了。家既已毁,揭开此事却势必会毁掉另一个家庭,万念俱灰之下,他便想自己担下弑母的罪责,一死了之。”

听到这里,张胖子也不禁摇头感慨,这样以德报怨,牺牲自己的事情,试问天下间有几人能够做到?

叶枫回头望了一眼城楼上的年轻人,接着说道:“可如今此案已经了结,他和妹妹不但全都无罪开释,妹妹还嫁给了小铁匠,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自己也进了县衙吃上了公粮。”

“更为没想到的是,周老夫人还收他为义子,今后他能够名正言顺的侍奉于生母的膝前,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喜出望外的结局。”

“他如此聪明,也许是从周大人的言语间,猜测到了这是你我二人出的主意,感激之余,这才会赶来相送。”

叶枫笑了笑说道:“当然,这些也不过只是我的猜测而已,至于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张胖子默然无语,他回头望着站在城楼上渐行渐远,逐渐模糊的那个年轻人的身影,不禁心中感叹道,这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哪!

但愿他今后的生活,能够一帆风顺,无灾无难。

好人是应该有好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