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昭升仙

渡劫飞升(番外)

一昭升仙 呈心 5895 2020-11-21 02:53

  

  完结两月,一昭升仙的故事已经留在了2020的夏天里。这一年整个世界因为疫情发生了太多改变。放松两月,原本想写的番外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放下,觉得就让程昭昭、千里、姬君溯、姬老头他们留在大家的记忆里,后续的想象交给读者们自行发挥。

可临到申请完结,觉得就这样点了完结,再也没法发表番外,心中难免有一丝丝遗憾。于是整理了以下的番外篇。

不长,但是将想说的话留下了,算作是对一昭升仙的补充和告别。

……

……

升仙梯;

程昭昭立在升仙梯脚下,目光随着这一步步阶梯向上望去。天际劫云翻滚,引仙雷蠢蠢欲动,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劈下。

数百年过去了,终于再次见到了这座升仙梯。

程昭昭心神微动,抬脚踏了上去。

‘轰隆’一声,劫雷笔直落下,精准无比的劈在她的身上。周身光芒顿闪,是师门赠予的升仙护身灵器溃散,同时也替她挡下了这一道雷劫。

曾经为这升仙梯添砖加瓦的八大天运之人,已经渐渐退出了众修的视野,成了各个门派史载里的一页页传说。

刘胖子的刘家商铺没能像任宝阁一般开遍整个天楚,因为他觉得这已经是自家先祖刘综仁已经做到的事情,再去复制,毫无意义。用他的话说,留着实力,到上界大展拳脚,争取在刘先祖之前把上界的地盘给占了,这才是正道。届时,他就是上界的商界传说。

自从知晓千里能‘生产’仙晶之后,他和千里就在研究仙晶奇物一途上,一去不复返。无数稀奇古怪的‘仙器’应运而生,可对于无法运用仙力的天楚修士来说,这些都是华而不实的鸡肋。千里和他都颇有守着宝山,孤芳自赏的感觉。

司白筠入了化神期,放下了鸿鹄派重担之后,和伽洛蓝一同去了天楚之外的无名地。结伴同行的还有殷今若和濯,成了他们一行人中令人羡慕的两对神仙眷侣。

云祥的师尊已然飞升,他成了净尘寺中最德高望重的佛修大能。可私底下依旧是和他们四处闯荡,临危不乱的小和尚。

伽洛梦放下了心中执念,成了五师兄尹疏寒的生死之交。直至五师兄飞升,才去了外海,闭关冲击大乘。

凌百痕入了化神之后就随六师兄凌簇、镜游花去了魔界,掀起了那里的一番风云。

时常与她同行历练的慕生寻,成了神剑阁人人敬仰的传说,比之当年的天尘灵君有过之无不及。可直至离开门派,他也不曾收过一个徒儿,也许只是不想重蹈天尘灵君当年的覆辙。

程昭昭一步步拾阶而上,这些年所经历的人和事一幕幕从眼前划过。

花团锦簇的灵器在升仙梯上绽放,这是大师姐花凰所赠的护身之物。她和二师兄楚桓已经在上界等她了。

三师兄比翼和四师兄白術在五百年前也一同渡劫飞升。

段赋和君歆双双入了大乘,云游外海之后,多年来了无音讯。

程昭昭回望东边的云海,透过厚厚的云层,她仿佛能看到九剑剑君洛君然和邶锋、邶婕为她加油鼓劲的样子。

身上的劫雷越劈越多,一样样护身灵器已然用尽。劫雷透过法衣,在她体内穿来穿去。

痛,这种皮开肉绽,侵入骨髓的痛楚,她已经好多年没有经历过了。

她脚下不停,升仙梯已然过半,她的模糊身影也映射到了天楚各地的天际。

天楚无数修士仰望天际,目睹着这难得一见的升仙盛世。

云海翻涌的天边,金色霞光漫天的地方,一座散发着柔和白光的升仙梯上,有一个女修士顶着一道道雷云疾步而上。

雷声震耳欲聋,哪怕是在边缘地带的修士也被震得心神动荡。他们无比敬佩那位无法看清面貌的女修士。

直到《鹰击长空之合一剑君渡劫飞升》传来,他们才知道这便是苍剑派指天峰上传说中的一位女剑君——合一剑君。

还有数百阶的时候,程昭昭的脚步慢下来了,身体里的灵力耗尽,脚步变得愈发沉重。

“弟弟,你说婶婶她会成功吧?”

“自然。”

段熔麒和姬泽麟聚在玄演宫的梨花树下,目不转睛的盯着升仙梯上的那道身影。

“放心吧,你们曾爷爷当年离开此界的时候,不是给我合一师叔测过一支签吗?那可是‘上上签’。”梨树上的楚娴晃荡了下脚,面露微笑。

“我梦姨也说过,合一剑君运气一向极好。”司珞说着将垂在耳畔甩来甩去的骨节鞭拽了下来,同时也将树上看得正起劲的冥皎带了下来。

“司珞,你找打是吧?”冥皎瞪了他一眼。

“没有没有。这里看得清楚。你们看,合一剑君怎么了?”司珞突然一指,成功引开了冥皎的注意力。

升仙梯上的身影停了下来,距离升仙之门只有一步之遥。

程昭昭低头看了一眼升仙梯脚下的千里,他如今的样子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模样,早在三百年前,千里就连同顺风一同化形成功了。

化形后的千里精致俊美,性子却一如既往的臭屁傲娇,没少跟泽麟他们去惹祸。

相反,顺风化形之后,是个呆萌可爱的小女孩,让程昭昭喜欢不已。

千里和顺风依旧一见面就不对付,不过他们打架时,千里总是要求顺风化作原形,否则总说好男不跟女斗,下不了手。

“千里,你和顺风可要好好努力,争取早日飞升上界,我在上界等着你们。”程昭昭扬声道。

千里是天鹰,崇尚自由,她从未与之契约,因此也无法在渡劫飞升时带他一同离开。

千里在程昭昭望过来的时候,已经收起了他眼含泪光、依依不舍的模样,转而活灵神现的白了她一眼:“啰里啰嗦,这些话你已经说了不知多少遍了。快走吧!你放心,我一定比顺风早飞升。”

程昭昭比姬君溯晚了一百多年飞升,他这个做灵宠的若是再输了,岂不是颜面无存?他和顺风比了近千年,他怎么可能在飞升这件事上输给顺风!

千里身旁的顺风,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依依不舍的望着程昭昭,一如看着当年离去的姬君溯。

“顺风,千里就拜托你了。”

顺风闻言,顿时神采飞扬,用力点点头。

“你说错了,是拜托我照看顺风。”千里咂舌,反驳道。

程昭昭失笑,踏上了升仙梯的最后一步,一道劫雷劈身,眼前被白光彻底笼罩。

升仙梯的这万步走来,她没有片刻停留,直到最后,她才惊觉自己很舍不得天楚。升仙梯的每一步,带来的无数幻象,都是她入升仙梯以来所经历的事情,就好似重走了她的仙途。

舍不得仍在努力修炼的天楚的好友。

虽然在飞升之前,她已经和慕生寻、邶婕、邶锋、清木、姜初渺、赵妙玄等人告了别。

怀念仙途中故去的友人。

赵元朗、谢潋墨,以及寿元耗尽止步仙途的叶一舟、常乐、顾岐宁、陶陶……

可她更想去追逐心中的大道。

大师姐、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栖迟、姬爷爷、姬君溯……都已经在这条升仙大道上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她将沿着这条大道,步入属于她的新天地。

腰间的桃花传影镜微微一亮。

“君溯,我飞升了。”

镜子里的姬君溯目光柔和,浅眸带笑:“好……”话未说完,这面镜子被白光笼罩,在程昭昭错愕的目光中化作齑粉。

“……”

程昭昭微叹,自从当年玄演宫一别,这么多年来,他们的确如外界传言那般从未有面对面相聚见面的机会。

唯一庆幸的是,他们偶尔能通过传影镜沟通。

虽不能见面,她却总能从姬爷爷和泽麟那里听到有关于姬君溯的消息。

姬君溯被困玄演宫,却从未气馁,他将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泽麟,让他担负起了玄演宫今后的重担之后,就潜心专研玄演之术。

可惜直至飞升,他还是无法为玄演宫的后人解开诅咒。

不过他耗费心力,独创了‘姻缘同脉’的玄演之术,能让玄演宫今后诅咒之人与道侣一体,被诅咒者借用其道侣寿元活命。只一点,如此做法加速了该生者的寿元速度,若是无法尽快进阶,一旦寿元耗尽,两人都将殒命。

‘姻缘同脉’是否启用,取决于每一任的玄演宫宫主。可在程昭昭看来,玄演宫人生性痴情,曾有那么多为了道侣牺牲自己的修士,有了这样的玄演之术,他们定然愿意分享自己的寿命与道侣一同使用,哪怕时间短暂,也总好过无可奈何的阴阳两隔。

姬老头曾感慨,若是他和姬倾莫能有此法,姬氏三代的许多悲剧也不会发生。他做梦也想能和凌昙在一起好好生活,哪怕再多一天,也好……

在一阵剧烈的旋涡中,程昭昭体内一颗白色元婴彻底吞噬另一个元婴,两者合二为一,重凝仙体。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并不陌生的升仙池。

来接引的熟人赫然是卢上仙。

上界地处辽阔,浩瀚无边,这里是谱写更多精彩传奇的地方。

虽然不清楚姬君溯、姬爷爷还有大师姐他们身在何处,可程昭昭相信,只要努力,他们终将有重逢的一天。

升仙池外暖阳明媚,有桃花瓣迎风而来。

程昭昭展开双臂,呐喊一声:“上界,我来了!”

n.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