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持剑葬天诀

第七百五十六章:百废待兴

持剑葬天诀 月葬天 3427 2020-11-21 19:39

  

  谁知这土丘看似并不高远,但要真的走起来,却给人一种‘望山跑死马’的感觉,月胤尘此刻已是步伐蹒跚、气喘如牛,好不容易挨到了土丘脚下,竟是连半步都挪不动了,只得倚着棵大树坐在地上恢复体力。只见他一边用手搓揉着小腿肚子一边抬头向那丘顶看去,这一看却不仅心中叹道:我去,这哪里是什么土丘呀,就这海拔,也算得上是座小山了!

正郁闷间,却听自这丘顶之上隐隐传来阵阵喝骂与孩童啼哭之声。月胤尘心中疑惑,便是强忍着身躯困乏,坚持爬起,向那丘顶快步行去。走得近了,那土丘之上传来的声音则越发真切。只闻一道尖细阴厉的声音道:“小娃娃,老老实实告诉大爷,你们在此到底有没有见到一卷书籍,里面画着人体的奇经八脉、穴位纹路?若是如实招来,大爷我饶你们不死,否则的话,别怪我心狠手辣!”

月胤尘闻言心中一惊,暗道:怎的还有别人寻那练气秘籍?而且听这语气,貌似不是好人啊!他是怎么知道这秘籍所在的?正胡思乱想间,却又听闻一个小孩声音道:“我们,我们真的没见过什么书卷,我和小雨哥哥只是贪玩,才跑来这里的,求求你放过我们,让我们回去吧!”说着说着便哽咽抽泣起来。

此刻,另一道粗狂蛮横的声音道:“大哥,这小崽子不老实,干脆杀了算了,那秘籍既然就在这里,还是我们自己寻找便了。”

那尖细声音接到:“也好,杀了这两个小崽子,免得将我等寻找秘籍的消息泄露出去,徒生事端,快快动手吧!”

月胤尘听到这里,哪还耐得住性子,一个纵身便是跳上了土丘,破口骂道:“大胆贼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欺负幼小、杀人越货不成?看老子如何收拾你们!”不过当他喊完这句话的时候,却是整个人傻愣在了原地,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原来这土丘之上站着的可不止刚刚说话的两人,打眼看去,影影绰绰竟然有二十余人之多。只是除了两个说话的外,其他的人都木桩一样将两个约莫十岁左右的小孩子团团围在中间,手中的尖刀闪耀着嗜血的光泽,让月胤尘不寒而栗。

见突然冒出一人来,那带头的贼人也是一愣,随即阴森笑道:“哪来的愣头青?一个人也敢来找大爷的晦气?怎么?想装大侠、扮英雄吗?你可知道英雄总是死的比常人早的!”说完一挥手,旁边的那些

手下,便纷纷挥刀向月胤尘冲去。

月胤尘虽然生性心高气傲,平日里一句不合,打架斗殴也是家常便饭,但毕竟那是在法治社会,顶多也就弄个微不足道的皮外伤出来,绝不会置人于死地。可如今要和一群杀人不眨眼的贼人真刀真枪的以命搏杀,他这心底也早已怕得要死,就连手中的重剑也有些拿捏不稳了。不过月胤尘可不是站着等死的主,眼看着贼人欺身而来,自己命在旦夕。心中也是发了狠劲,暗道:你奶奶的,要死,老子也得拉着两个垫背的。把心一横,手里的重剑便重重砸于身后,双臂一转一带,一股赫赫风声平地而起,月胤尘再次抡圆了胳膊,将那重剑又似风车般旋转起来,正是上次应付刘陛那招。那迎面而来的两个贼人,见他一副懦弱样子,心中并未多做提放,又怎会想到他突然暴起反抗,避让不及,仓促提刀抵挡,却又不料他臂力惊人,勉强挡了一挡,便是被重剑砸的败退而回,狼狈不堪。

那二人在带头大哥眼前失了面子,眼中怒火闪现,紧了紧握刀的手,便要再度欺身而上。不料却被那贼人头目开口阻到:“慢!小子?你是藏剑弟子?”那被月胤尘击退的两个贼人见他们老大如此相问,立刻顿住了身形,不但不敢再有动作,反而向后挪了几分。

月胤尘此刻已是做好了必死打算,反而没有方才那么心虚,狠声道:“呸?什么藏剑弟子,大爷月胤尘!有胆的再来试试我重剑锋芒。”

那贼人皱眉道:“你不是藏剑弟子,如何使得重剑?又如何懂得这一式‘风来吴山’?”

月胤尘闻言放声笑道:“哈哈哈,什么‘风来吴山’?一群鼠辈,竟然也是欺软怕硬之徒,若我是藏剑弟子,你们便不敢把我怎么样了吗?告诉你们,爷爷我确实不是藏剑门徒,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

谁知,这边月胤尘越发否认,那边贼人头目心中却是越加捉摸不定。皱眉思虑片刻,对一旁那声音粗狂的彪形大汉道:“黑彪,你去试试这小子深浅,若真不是藏剑弟子,杀了便是!”

那被唤作黑彪的大汉闻言点了点头也不作答,便是抬脚向月胤尘这边走来。不料还没等他跨出几步,那两个孩子中个头稍高一些的那个,便一个箭步冲到他身后,拦腰将其抱住,张嘴便在其腰腹之上狠狠咬了一口,还不忘嘴里喊道:“大哥,快走,去村里找人!”

月胤尘闻言猛然醒悟,正要折身而返。却见那黑彪腰间吃痛,伸出双手猛的将那孩童提起,在半空抡了一圈,狠狠摔向了旁边的巨石之上。那孩子怎会经得起这般摔打,伴随着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骨裂之声便也堪堪传入众人耳中。

“不要!”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犹如惊雷一般炸响在月胤尘的脑海中,而他也早已是睚眦欲裂、怒火奔腾。眼看着那个咬人的孩子躺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而另一个孩子也是被这景象吓晕了过去。月胤尘手中的重剑竟不由自主的再度握紧,甚至连指关节也发出了‘咔、咔’的爆响声。

就在月胤尘准备提剑与那黑彪一搏之际,那巨石之下却异象陡生。只见那浑身浴血的孩子身体竟无端抽搐起来,‘咔擦、咔擦’的骨骼摩擦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道道清晰的经脉纹路浮于皮肤之上一路蔓延至左手手掌,竟是压迫的整个手掌都变成了黑褐色,那一双瞪得滚圆的眼睛更是缭绕上了一抹黑气,紫芒闪耀、诡异莫名。

这般景象常人几时见过?此刻,这土丘之上除了那个被吓晕过去的柔弱孩童,其他一干人等俱都愣愣的看着那稍大孩子身体发生的异变,一时之间呆立当场,全没了动作。那贼人头目毕竟为非作歹数年、见多识广,此刻还能尚存一丝清明,紧皱眉头对黑彪喝到:“黑彪!过去看看什么情况?要是没死透,便再补上一刀。”

黑彪见那孩童诡异变化,心中惊惧油然而生,怎奈摄于贼人头目淫威,只得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挪到了那孩子的身边。不过当他的双眼对上那孩子宛若地狱恶魔般充满愤恨与怨毒的紫色瞳孔时,竟有一种如堕冰窖、任人宰割的错觉,就连拿刀的手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贼人头目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也越发慌乱,一种大祸临头的预感让他的神经都快崩断。连忙催促道:“还磨蹭什么?赶紧一刀解决!”

黑彪得令,咬了咬牙,避开那孩子如毒刺般阴寒的目光,抬手举起长刀便欲重重劈下。谁料刀未见血,那躺于地上的孩子便是突然弹起,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黑彪长刀之上。这一拳声势吓人,隐有破空之声相伴,血肉之躯与精铁战刀撞击,竟是爆出了数朵火花,那长刀不堪重负,陡然迸裂为数段跌落地上,而孩童拳势却有增无减,如蛟龙出洞,迅若惊雷般打在了黑彪的下颚之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